快捷搜索:

柜子下为何有深洞?大嫂为啥挡住灶口?战士马上警惕:有情况

关于抗美援朝战争,相关的报道、著述早已是连篇累牍、不可胜数,其中绝大部分记录的是正面战场的相关人物或史事。其实,在正面战场之外,敌我斗争也是非常激烈的,比如特务活动就很猖獗,志愿军也曾着力开展抓捕特务的行动,这方面的史迹却鲜为人知。以下记录的就是志愿军两次逮捕特务的事件,这两次行动都是由一个16岁的志愿军战士带领的捕特小组负责执行的。

捕特行动之一:女房东家的柜子不寻常

自1951年7月起,美帝国主义被迫同中朝军队进行停战谈判。但敌人毫诚意,一方面经常派飞机来到各封锁点狂轰滥炸;另一方面向北方大量派遣特务,指挥飞机大搞破坏。志愿军正在抢修的永柔野战机场,自然成了敌机袭击的重点目标。

为尽快完成抢修任务,减少部队伤亡,团司令部令连以上单位成立捕特小组,负责本地区搜捕特务的任务。

某部五连连长任命文化教员严文田担任捕特小组组长,其实他入伍刚半年,而且年仅16岁。另有两名组员:一名叫崔亨永,21岁,负责翻译;一名叫吴金生,30岁,大家都叫他”老吴“。

捕特小组开展工作后,虽每晚都发现特务用信号枪指挥敌机在搞破坏,但当志愿军赶往现场时,却只见弹壳、足迹,不见人影,找不着特务。

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,既没有发现特务的踪迹,也没有能遏制特务的猖獗行径,小组成员都心急如焚。

深秋的一个夜晚,志愿军在驻地西侧的山岗上巡逻,四班战士肖菊先跑来说:“我发现一个情况……”

原来,那天肖菊先因病由卫生员护送到一位老乡家休息,睡在一口大木柜上。夜半,当肖菊先去厕所转回时,却见女房东揭开了柜盖,正朝下递字条和饭菜。

严文田听了这个异常情况精神一振,立即跟着肖菊先来到了这个当地老乡家,跨进门坎,就见有一只靠在场边的大木柜,木柜上铺着肖菊先的被褥。揭开柜盖一看,却没有底板,用手电筒往下照,是一个深深的洞穴。

小崔用当地话喊道:“洞内特务听着:你被包围了,出来投降才是唯一出路,负隅顽抗,死路一条!”

可是,等了十多分钟,不见动静。这时,房东女主人从东侧房里跑来解释说,这个土洞是她用来防空的,里面没有人。

小崔反驳道:“别家的防空洞都修在房子外面,你的防空洞为什么建在室内?”问得女主人哑口无言。

严文田向老吴使了个眼色,老吴随即将肖菊先的背包向洞穴掷去。“呯!”一枪从洞中射出,将背包打了个窟窿。

为了抓活的,小崔反复给女主人做工作,向她讲明志愿军坦白从宽的政策,并指出洞穴中特务已是瓮中之鳌,动员她向特务喊话,劝其投降。

最终在攻心攻势下,特务自感走投无路,从洞穴爬了出来。捕特小组从洞穴中搜出2瓦电台1部和手枪、信号枪各1支。

后从上级通报中获知,这名特务叫李和顺,25岁,在美军入侵北方时投敌,后随美军撤至南方接受特务训练,1951年春潜回老家。他在洞穴藏身半年,白天睡觉,晚上活动。这一次,却未能逃过志愿军战士雪亮的眼睛。

捕特行动之二:房东大嫂死活不让志愿军做饭

1951年底,志愿军部队由永柔移防顺安,执行新的抢修野战机场的任务。从永柔到顺安有60多公里,计划四晚到达目的地。一路上由于敌机干扰,走走停停,加之战士们负荷都在30公斤以上,跋涉三晚后,距离顺安还有60余公里。

为缩小目标,部队出发前,团部令途中各连以班为单位借当地群众锅灶做饭。第四个晚上的午夜,志愿军连在距离顺安约30公里的一个村子里分班做饭。

四班长黄永堂突然气喘吁吁地跑来向连长报告:“我们那家房东大嫂不让烧饭,还以脱裤子相威胁……”

这里面肯定有问题!连长和指导员商量了一下,决定派志愿军捕特小组去处理。

捕特小组三位成员跑步来到四班,一进门,见一个女人坐在坑头上,两腿挡住灶口。小崔喊道:“大嫂,志愿军连首长来了,请你到外面谈谈情况。”

那女人提着裙子神色紧张地出了房门。捕特小组长严文田和老吴趁她不留意进了门,迅即用打火机点燃四班已塞进灶口的木柴。顿时,火焰直通坑内,只听里面传来“哇哇”的叫声。

严文田和老吴立即将火熄灭,向苗副连长报告了情况。老崔翻译后,那个女人“扑通”跪在苗副连长面前,求情说:“请志愿军饶恕他吧!”

特务从灶口爬出来,举着双手惶恐不安地看着面前端枪的战士,声音颤抖地交待了自己的罪恶。

这个特务叫朴正根,原是中学学生,1950年初被李承晚情报机关发展为特务,并任命为中尉特报员。后他发展其妻等10余人为特务。朴正根曾因组织煽动性演说暴露了反革命身份,遭到当局通缉。于是,他潜回家来,藏在自家的土坑里伺机进行破坏,不料被志愿军擒获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