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中国制造在生锈 须再工业化

  在不少现代国家的崛起过程中,那些通过发展重化工业、制造业、采掘业等工业项目形成的老工业基地曾发挥了重要作用。虽然随着产业革命的深入和工业布局的调整,老工业基地渐渐衰退,但它们所拥有的产业集聚优势、人才、资源优势仍然是一笔宝贵的财富,甚至影响国运。尤其对中国而言,针对众多老工业基地实施再工业化,对夯实中国制造分量将会产生积极作用。

  近年来,随着外部市场的变化,中国不仅原有的老工业基地的振兴步履缓慢,而且东南沿海地区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开始出现衰退,东莞等制造业城市也被一些外国媒体视为中国新的铁锈地带。铁锈地带并不稀奇。从时间上看,美国在1950年、英国在1955年、日本在1975年、德国在1980年先后完成了工业化目标,开始进入后工业化时代,就出现了老工业地区问题(即老工业基地问题),如美国东部铁锈地带地区、德国鲁尔地区、法国洛林地区和日本北九州地区等。由于对老工业基地衰退性质和原因的认识不同,对解决这一问题的模式和政策也持不同观点:一是认为锈带复兴应是由服务经济代替工业经济,即大力发展虚拟经济,主要是美国;二是认为应从一种类型的工业经济走向另一种类型的工业经济,典型如德国。

  不过,西方发达国家所说的再工业化实际上是后工业化,而中国目前正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,再工业化与欧美提出的再工业化在发展阶段上完全不同。中国众多老工业基地的再工业化有着特定的涵义:一是再工业化是二次工业化,但不是上一次工业化的简单延续,已被赋予新的内涵;二是再工业化仍然是工业化,而不是后工业化,这就将产业主要锁定在形成具有竞争力的现代工业,以及与之密切联系的部门。

  事实上,随着金融危机影响的不断深入,中国过短的工业化进程累积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多,资源浪费、过度投资、产能过剩等问题如果不能通过再工业化解决,铁锈地带恐怕将不断出现;另一方面,中国的老工业基地依然潜力很大,以东北地区为例,它历来是共和国的装备部,新中国军事工业的杀手锏许多都在东北,中国的航天航空、高铁、航母、核潜艇等都与东北有着直接的关系。如果这一铁锈地带能够实现产业高端化、智能化、服务化,其技术、资源优势如果能得到充分发挥,很有可能扭转中国当前存在的某些去工业化趋势,再次带动中国经济增长。

  因此,在实现再工业化的目标和背景下实现老工业基地的全面振兴,应在以下几点努力:第一,应实现地区产业结构的非均衡发展。对于东北等老工业基地而言,仍需先通过发展重化工业尤其是装备制造业,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。而在重化工业内部,面对珠三角、长三角等地区迅速向重化工业转型的竞争压力,老工业基地不能全面开花,只能选择更具有比较优势的某些产业重点发展。第二,再工业化应坚持存量改造和增量优化的发展道路,既要依靠原有的存量激活传统产业的竞争力,也要加快高新技术产业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。第三,再工业化过程中,在充分依托大型国有企业主导作用的同时,更要推进与中小企业相配套的产业集群化和企业集团化发展,激活中小企业的活力,才能加快再工业化的进程,避免铁锈地带难以治理,成为中国经济的痼疾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